天津小说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游戏

晚钟教会 0085章 集会

来源: 分类:游戏 查看:1次 时间:2019年05月31日

晚钟教会 0085章 集会

当苏格带着希尔斯和柏妮丝来到城北的农场时,首先看到的是他熟悉的安东尼神父和之前的玛琳修女正带着神职人员和警察从这里撤离。

看到苏格顿时一愣,急忙上前问道:“安东尼神父,这是怎么回事?怎么都走了?”

安东尼神父脸上带着一丝古怪:“我也不太清楚,似乎是杰洛斯大师和罗恩主教商量的结果,在杰洛斯大师离开之后就命令让我们从这里进行撤离。”

听到这苏格更加不解问道:“撤离的原因呢?”

一旁的玛琳修女开口解释:“事情暂时告一段落,不能打扰市民正常休息,引起恐慌。”

苏格哦了一声,一脸恍然的笑了笑:“恩,也对。”

如今确定这里存在内鬼的苏格对于每个人都不信任,他现在的目的就是隐藏好自己,不要让这些人看到自己的怀疑和问题。

所以,在不确定哪些人是叛徒的时候,苏格要尽量的表现的足够合群,不要引起其他人的注意。

撤离井然有序,完全没有苏格什么事情。

他也没有在这里过多驻留,而是前往一旁的农场去看看艾达的情况。

远处的公寓中,格里曼端着咖啡,一脸满意:“那一位的手段还真是强大,一夜的时间就把那个麻烦的猎魔人调离去都城,这群警察和神秘者乖乖的离开这里。”

这时一旁的泰兰从门外走进来:“容器的情况不是很好,我们要尽快执行仪式。”

格里曼从容自得的点头:“时间就放在今天晚上,一切都已经准备就绪了。”

“那些巡夜人该怎么办?那里还有一个麻烦角色。”泰兰十分的谨慎。

格里曼刚要说,却突然感觉到四周变的扭曲,虚幻起来。

“是那个女术士。”格里曼放下咖啡杯,捏紧口袋里的手帕,神态充满戒备。

两个人并没有贸然行动,安静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滴答!滴答!滴答!

三声水滴低落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温和夜来香的气味在鼻尖弥漫。

三个宛如水银一样的水滴从模糊不清的四周渗透过来,慢慢形成了一张女性的嘴。

“下午四点钟,老地方进行最后集会。”

说完,嘴巴消失四周逐渐恢复正常。

泰兰低声问道:“怎么办?”

格里曼深吸一口气说:“必须要去,不然我们无法顺利执行。我去拖住那群家伙,你在这边同步进行召唤。”

泰兰微微点头:“愿吾主与你同在,我的兄弟。”

“愿吾主与你同在,我的兄弟。”

另外一边,苏格已经来到了艾达位于的农场。

此时农场已经比较热闹,不少衣着褴褛的流浪汉在巡警的指引下来到这里,最后走进一个类似于牛棚的地方。

苏格很快就看到了正在忙碌的艾达。

此时艾达一脸灿烂的笑容,在接引流浪汉的同时对每个人进行虔诚认真的祷告。

每一个被她祷告后的流浪汉脸上都露出了祥和笑容,那样子宛如苏格之前被超度的灵魂一样。

苏格并没有过去打扰她,仅仅站在远处暗中观察。

“使徒大人,这个女子是您的未婚妻么?”柏妮丝好奇的问。

苏格失笑的摇了摇头:“不是,她叫艾达·牛顿,是住在我家的租客,算的上是我的大姐姐。”

希尔斯盯着艾达,眉头微皱,她感觉这个女人似乎有些古怪,但却说不出来哪里有问题。

“接下来我们怎么办?”希尔斯并没有贸然说出自己的疑惑,转头问苏格。

苏格谨慎的看了看四周:“暂时先留在这里看看情况,防止出现什么意外。”

留在这里的目的一方面是为了保护艾达,另外一方面苏格想确定一下这四周是不是存在什么神秘人物。

如今有两个魔女加上二哈,配合自己已经精进的声音知识,遇到事情自保应该是没有太大问题。

“您是……”在三个人合计的时候,一个意外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对于声音十分敏感的苏格听到后感觉有些耳熟,转头看去正好看到一个穿着一身奢华毛绒大衣,拿着镶金檀木手掌的青年意外的看着自己。

青年脸上似乎有着永远都无法褪去的犹豫和不开心,好像别人欠他很多钱一样。

“是你!”苏格神态满是意外。

这个青年正是几天前那个要花大价钱买二哈的有钱青年。

青年十分有礼貌的走过来摘下帽子,行礼说:“能再次遇到您真是我的荣幸。”

苏格笑了笑,摘下帽子行礼说:“您今天的心情似乎依然不太好。”

青年叹了口气:“恩,我的人生充满了灰暗。”

说完,青年一脸渴望的看着二哈:“但是您的狗却让我看到了全新的乐趣。”

苏格清楚他的执念,一脸可惜的解释:“真是抱歉,先生。唯独洛波是我无论如何都无法割舍的。”

“我能感觉到您对它的情谊。”青年说着伸出带着手套的手,脸上露出一丝笑容:“我叫兰德尔·蒙哥马利,是一名医生。”

苏格笑着伸出手:“苏格·索托斯,一名实习警探。”

“索……”兰德尔刚念出一个音节,喉咙好像突然被什么东西捏住一样,戛然而止。

“您怎么了?”苏格有些意外。

兰德尔苍白的脸上瞬间恢复,摇了摇头笑道:“能见到您,是我这辈子最大的荣幸。”

听到这种话,苏格顿时一脸受宠若惊:“您真是太客气了。”

兰德尔还要说话,突然耳朵微动似乎听到了什么东西,一脸歉意解释道:“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要处理,咱们有时间再聊。”

“好的!”苏格爽朗的点头。

希尔斯看着逐渐远处的兰德尔,低声说:“这个青年内心充满了忧郁和阴暗,似乎整个世界都欠他钱一样。”

柏妮丝接着分析:“他的话术和言谈举止,说明他是一个从小接受贵族教育的贵族。”

苏格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关闭自己的灵视喃喃自语道:“在我看来,他是一个十分有威胁性的神秘者。”

“那么,你是哪个势力的呢?”苏格内心想到。

下午四点,在某个如同会议室的会场中。

一行人已经坐了下来。

人数不多,只有六个人。

每个人都带着面具,穿着黑色的袍子。

“在这个节骨眼上,将我们召唤过来有什么事情?”穿着黑袍子的格里曼苍老低沉的声音响起。

牵头穿着一身黑色袍子的艾德琳语气沉重,声带嘶哑的说:“你们都要大祸临头了!”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