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小说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游戏

骇世青莲第五章选择营养

来源: 分类:游戏 查看:0次 时间:2021年01月14日

骇世青莲 第五章 选择

智广在宗门中人缘颇好,所以一回来气氛就有些缓和。掌门也对这个师弟是喜爱有佳,所以很多大事都交给智广安排,加上智广平时并不热衷于宗门中的争权夺利,大家都很尊重这位长眉老者。

“既然智广师兄都发话了,那我这个做师弟的也只能认错了。”智静以退为进,丝毫不在意的样子。

“智广走在大厅中央,双手合十“此次我外出约见了玄天如意宗的掌门逆风英。”

大殿中的众人早就知道怎么回事,所以并不奇怪。

“哦?有结果了?”掌门微微仰头,露出笑容。

“玄天宗认为此事不宜大动干戈,而且并未有十足把握证实智思是死于魔道中人之手。”智广抬起头来正视掌门。

“放屁,智思师兄不是死于魔道手中,还能是谁诛杀他?况且大家可是亲眼看见师兄尸体的,四肢枯萎,魂飞魄散,不是魔道中的手段?”红脸和尚又大怒喝道。

“大家只是猜测那是魔道的换血真功,但是能做到吸收人血的功法我们正道也有不少。比如玄天宗炼尸一脉,就有不少秘密。”一位年轻的和尚出言说道。

修仙门派并不是都只修炼单一的功法,正魔大战中,早有人偷偷摸摸地修炼对方的功法,一些大能之辈甚至根据魔道的功法创造出适合正道修炼的秘法,而这些秘法往往威力大的出奇,所以很是有一部分人为了追求威力,深入研究魔道的功法,有些甚至坠入魔道,被魔道中人吸引,不过还是有些惊艳的大能创造出惊世的功法,换血大法不过是其中普通的一种,由于它带给人严重的后遗症。所以高阶修仙者一般不会修炼这种容易影响人心性的魔功。不过,能够将结丹期的高手击杀,就算是偷袭所致,那至少也是假丹境界了。

“不管是不是魔道中人,这件事情终归要去解决,但智思之死,不能不查个水落石出,不过呢”掌门顿了一顿“这南荒十万大山,诡秘难测,更有苗家蛊术,实在难以防备,修为不高的修士都不敢独自深入。不知各位有何见解?”

“额...”众人一想到南蛮的凶险,心里就打起了退堂鼓,曾经有些在南荒十万大山吃过亏的几人脸上都是青一阵白一阵,煞是好看。

掌门一边饮着一壶清茶,一边坐在主座上静静等候。

时间一但5月底至6月上旬有明显的上升趋势点一点过去!众人沉思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

“这个,不知道我想出的这个办法如何?”传功长老智虚和尚站起来,望着诸位。

“师弟有话不妨直说,这里都是自己人。”红脸的刑法长老智灵说道。

“那我就直言了”智虚双手合十“大家应该知道再过四年的“内门试炼”吧?”

“哦?”掌门似想到什么“难道你是想?”

“不错,这次试炼内容不是轮到我们宗门出题了吗?不如借这个机会,就把试炼机会留给这次的事情,找出智思师兄死亡的幕后黑手。”

“这会不会太过冒险了?南荒乌烟瘴气之地,就算是我等结丹修士都难以存活,更何况这些小辈?”智静和尚是直接反对“争夺秘传弟子资格,也犯不着这样激进。”

“哼,若是你想金禅宗一直被玄天宗压制,我也不拦着你。”传功长老轻蔑道“不经历一些磨炼,就算是天骄也不过温室里的花朵,想在修仙界生存,他们需要这次机会。”

“师弟说的不错,若是不去感受修仙的残酷,这群孩子始终长不大。”刑法长老闻言,脸色不变,淡淡说道,看来他也是对这个办法赞同的。

“如此说来,智灵师弟也是同意了?”方丈智空略一沉吟,问到“还有哪些人赞同?”

“我觉得可以一试”“要是得当,说不定还一举两得”又有两人表示赞同。

“好,既然大家没有异议,那就这么办吧,智善师弟今天刚回来,有什么事明天再谈。”方丈瞪了一眼还准备说些什么的智静,红脸和尚嗫嚅了几句,还是把话吞进了肚子。

“遵方丈师兄之命。”左右自然躬身答应。

而此时另外一个人却在房间内暗生闷气,师傅和师兄一进宗门就被请走了,师兄是直接被师伯带走了,接待自己的却是另外一个小和尚,看他一脸不满,看来也是不待见自己的模样,徐少灵是个聪明人,知道自己顶着一头长发,本来就格格不入,再加上师兄被带走,自己却被随意安排到这么个地方,被这个小和尚看轻也是理所当然的。

最重要的,自己身上并无半点灵力,故而这小和尚一路都不想说话,一脸看不起他的样子。

谁叫自己不能修炼呢?只能认命吧。

他也不敢在宗门到处走动,万一惹了犯了什么忌讳,连累了师傅师兄,那才是真的倒霉。所以他只能乖乖待在房间里,打量了一遍又一遍这个干净整洁的房间,虽然比山上的寺庙住宿条件好多了,他却一点也不开心,甚至有些后悔来了。

正当他在漫游在想象世界的时候,门外想起了一串脚步声。

“吭吭吭”接着是一连串的敲门声,“子灵师弟在吗?掌门有请。”

徐少灵跟着小和尚七拐八转,正在头晕眼花之际,突然小和尚在一间石因此星程会为加盟酒店提供识别系统、统一用品采购等支持门面前止步“接下来你自己进去吧,掌门方丈就在里面。”小和尚狐疑地看了徐少灵一眼,摇了摇头就走了,他实在想不通掌门这样的身份为什么要召见这个俗家弟子。可能是犯了重罪?小和尚想到之里,更加坚定了不要同这个人来往的决心。太可怕了,师伯竟然叫自己来照顾这样的罪人。

徐少灵好奇地望着这用石头做的房间,看起来并无什么特别,没想到一宗掌门人就住在这么个地方,他想象中位高权重的有地位的人都应该居住在锦罗绸缎制成的帘子,玉瓦琉璃大理石石块砌成的房子里面。

“徐师侄吧?不用打量了,快快进来吧。”淡淡的声音从房间里传出来。

徐少灵吐吐舌头,石门就这么自己换换打开,还真是下了他一跳。

“师侄见过方丈师伯。”徐少灵跪下行了个大的参拜礼。

“不用客气,师侄请起。”方丈和颜悦色,说起话来也是让人如沐春风。

徐少灵站起来看了看师傅,有些惊讶。

“你先听你方丈师伯说话。”智善还是一副不为所动的样子。

徐少灵虽然有很多事想要问问师傅,只是当着掌门方丈的面,不好这么直接提出问题。只好羞涩地看着掌门师伯,不是说老人家都喜欢害羞的孩子吗,徐少灵就养成了这个习惯,看见老人家就作害羞状,只是在师傅面前就是另外一副样子了。

“徐师侄,我就当着智善师弟的面对你直话直说了,按理说,你要成为本宗的内门弟子,需要经过宗门的小比和大比,还要经过四年后的内门试炼才有资格晋级内门,修炼我金禅宗的内门法术。不过,你师父向我求情可以让你留在内门,破例收下你这个内门弟子,只是以后你就只能留在金禅宗,不能外出,你还是可以享受内门待遇的,你看如何?”

徐少灵听完以后面色惨白,如雷劈在身上,头晕目眩,他不是不懂这个意思,就算是破例成为内门弟子,他不能修炼的体质,不就跟被关押在牢房里一样失去自由吗?而且外面的人会怎么看待他这个内门弟子,根本说不上尊敬吧。

“徐师侄也不必着急,你还有一个选择,就是随我去见老祖宗他老人家,说不定他有办法根治你的毛病,我也听师弟说了,你的经脉被奇异的寒冰封住了,他这些年用尽力气也只能勉强保住你的性命,这次回来是听说老祖宗准备出关,正好带你来看看。”方丈如是安慰说。

徐少灵松了口气。

“不过你只能有一次机会,是要成为内门弟子,在我宗门享受至高的待遇,还是寻求那渺茫的一丝治愈机会,看你的选择吧。”

“不用多说,弟子选择第二条。”徐少灵斩钉截铁说道。要让他终身待在这个地方他可受不了,既然有金禅宗老祖宗能够给自己看病,那是求之不得,虽然知道希望不大,但还是有那么一丝机会不是吗?

师傅见此欣慰地点点头,方丈接着问到“你真不后悔?要老祖宗真没有办法医治你的怪病,你可要被赶出宗门,不得加入我金禅宗。”

徐少灵虽然年纪小,但还是清楚他不过前两场我就感觉自己对输赢都无所谓是想趁此机会将自己赶出去,因为自己不伦不类,根本不符合师傅找弟子的条件,不能修炼的修仙者是何等的悲哀!同时也让徐少灵一开始对方丈产生的好感一落千丈,他毕竟也是一宗掌门,不会为了一个人而大开方便之门。

“弟子绝无怨言,还请掌门给我机会。”他不敢再称呼智空为师伯,因为他也知道对方不愿意听到自己这样的称呼。

“那你下去吧,有事我会叫你。”方丈不再多说,向徐少灵挥了挥衣袖。

“是,掌门”徐少灵抬起脚走出了这间石屋已无空位。这是令他心生耻辱的地方,让他憎恶和可笑的地方,如果有机会,他不愿再踏进这个门半步,萧索的身影离去,却没有注意到背后一双关怀的眼睛始终盯着他。

成都神康癫痫医院
兰州治疗盆腔炎多少钱
济南治疗白癜风费用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