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小说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游戏

宅师 第251章 一个字,锁!

来源: 分类:游戏 查看:3次 时间:2019年06月01日

宅师 第251章 一个字,锁!

看到刘川思绪飘飞的神态,众人也隐约有几分明悟,觉得他与那个朋友的感情肯定十分的深厚,所以看到方元也有同样的苗头之后,难免产生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心理。

不管怎么说,人家是一番好意,方元自然不会把对方的好心当成驴肝肺,而且多少也有几分警惕之意,免得步入刘川朋友的后尘。

片刻之后,刘川也回过神来,不好意思道:“一时失态,让大家见笑了。”

“没事,没事……”众人纷纷摇头。

就在这时,刘川话峰一转,意味深长道:“这个就是失之毫厘,谬以千里的道理,在卫星地图堪舆风水,准不准是个大问题啊。”

一瞬间,方元有些无语,觉得刘川这个人,还真是复杂。前一秒钟,还是十分关心自己的样子,后一秒钟,立即翻脸不认人了。

对此,方元肯定反驳起来:“之前我不是说过了吗,在锁定了目标之后,我就用了两天时间,把河流的来龙去脉都梳理清楚了,这才确定这里是风水吉地。”

“金生丽水,小吉之地,可有可无。”刘川摇头道:“方师傅,难道你就不清楚,小吉之地只能为家,中吉之地才勉强为村的道理吗?”

“小吉为家,中吉为邑,大吉为城。”方元点头道:“这是常识,我自然清楚。”

“既然清楚,为什么还犯这种低级错误?”刘川寸步不让。得理不饶人。要知道现在可不是私底下的交流切磋,而是明刀明枪的对上了,他可不能谦让。

“因为在我看来。只要因势利导,就算是小吉之地,照样也可以提升成为中吉之地。”方元胸有成竹道:“转祸为福,纳气生旺,这才是风水的真谛。”

刘川心中一震,表面上却是不动声色道:“方师傅,要论说。只要不哑,谁都可以说得头头是道,天花乱坠。问题在于

宅师  第251章 一个字,锁!

。风水不是说出来的,要做得出来才是本事。恕我眼拙,不知道方师傅打算怎么做,竟然能够提升这里的气运。”

“很简单。就是一个字。锁。只要把气运锁起来就可以了。”方元微笑道,神采飞扬,信心十足。

“锁?”刹那间,众人面面相觑,十分不解。

“怎么锁?”虞越急忙请教起来,这种事情肯定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呀。

方元笑了,认真问道:“虞先生。如果按照我的构想行事,那么动静或许比较大。而且原村楼房要被毁去一半。对于这样的结果,不知道你能不能接受?”

“嗯?”

听到这话,虞越立即迟疑起来,随之就有了决断:“没事,反正按照原来的打算,就是打算把村子楼房推倒了重建,所以别说毁去一半,就是全毁了也没关系。总之一句话,只要效果好,一切都不是问题。”

“这样最好不过了。”方元满意点头,然后转头道:“居士、刘师傅,你们觉得,就水流的形势而言,什么样的水势属于吉水?”

“水势?”刘川微微皱眉,尽管不解其意,不过还是据实道:“一般来说,曲折环抱,顾盼有情,最为吉利。”

“对。”古月居士十分赞同:“不管是九曲水、御街水、金城水、横抱水等等,本质上都离不开环抱两字。”

“是吗?”方元一笑,然后说道:“环抱生情,自然最吉,但是我觉得,交、锁、织、结四种水势,也属于吉水。”

“交、锁、织、结!”古月居士和刘川微微一怔,随之若有所思。

“双流汇合谓交,桥梁阁楼镇之谓锁,水源远流不断谓织,聚集如湖谓结。”方元逐一解释道:“在只谈水势的情况下,不考虑其它因素,交、锁、织、结,绝对是吉水。”

古月居士和刘川没有意见,纷纷点头表示赞同。

适时,刘川问道:“所以方师傅打算在金水之间,建桥关锁水口增加此地气运?”

如果真是这样,刘川在高兴之余,也会很失望的。因为金生丽水的河流,本身已经潺潺款款,自然有情,就算再多修几条桥梁,也截留不了多少气运。要是方元真这样做,纯粹是多此一举,属于没有必要的昏招败笔。

与此同时,方元轻轻摇头道:“不,我说的锁,可不是浮于表面的锁,而是交、锁、织、结四种水势混合起来的锁。”

众人又愣住了,更加不理解起来。

困惑之下,虞越干脆问道:“方师傅,直说了吧,你打算怎么做?”

“开塘扩湖,截取双流气运,使之成为金盆聚水之势。”方元不再卖关子了,语气激昂道:“到时候交、锁、织、结四种形势,完全汇聚一湖,新村落坐落在湖边,受其福泽蕴养,还怕风水不好吗?”

“什么?”一时之间,虞越等人瞠目结舌,完全呆住了。他们根本没有想到,方元的野心居然这么大,敢在水脉上动手脚。

一瞬间,刘川惊声道:“你疯了,你截了上游的水源,让下游的人怎么办?一条水龙,润养的可不仅仅是一村几十户人家,或许底下还有几万人靠它生活,你为了一己之私把河流截断,不怕底下的几万人抗议,酿成大祸吗?”

这不是刘川的危言耸听,而是切切实实的事实。水是生命之源,为了争水,无论古今,都发生了许许多多血淋淋的斗争。

如果说是政府出面,为了利国利民,打算兴修水电站、排洪泄洪的大坝等等,所以需要截留自用。诸如此类的事情,大家还能够容忍,毕竟自己也有好处。

但是像方元这样,只是为了一个村的气运,就把上游的水给截了,自然是非常自私自利的行为,大家绝对不能忍。一但酿出什么群体**件来,不要说方元了,估计就连虞越这样的大豪也脱离不了干系。

想到这里,虞越也皱起了眉头,不悦道:“方师傅,你的一番好心我也可以理解,不过希望你不要急功近利,一时冲动做一些难以挽回的错误决定。”

“哈哈,两位放心。”方元立即笑道:“我可没有丧心病狂,如果不是有一定的把握,也不敢有这样的提议。我之前就说了,锁定目标之后,我可是花了两天时间,把河流的来源,以及去处,都调查清楚了。”

适时,方元示意道:“比如说这条金水河流,它的下游根本没有任何村落,只是普通的郊野之地,然后经过十几公里,就融入到邻县外面的江河之中。”

“邻县江河的水源十分丰富,金水河流的存在,根本是可有可无。有,无非是锦上添花,就算没有,也无伤大局。”解释之余,方元随口道:“如果虞先生不相信,大可立即派人去研究考察,就知道我有没有撒谎了。”

“不用那么麻烦,看卫星地图就可以了。”包龙图很热心,用打开了地图,然后选定了目标,立即递了过去。

虞越自然凑过去打量,刘川却直接走开几步,坚决不看。当然,最重要的是,刘川心里也知道,方元应该不至于在这种一戳就破的事情上说谎。

不过刘川的反应也不慢,瞬间又找到了破绽:“金水河流就算了,你刚才说双流汇聚成湖,那么另外一条河,肯定是村西的那条了吧。你不要告诉我,那条河流下游也没有村落。”

“那条河流真有村落,而且不仅是一个。”方元点头道:“我留意了一下,大概有十几个村落仰仗那条河流生活。”

“你知道,还敢把它截取了?”刘川十分不解,更想知道方元有什么解释。

“截流成湖之后,湖水肯定需要疏导,免得酿成灾害。”方元笑道:“所以我是先截后疏,截二放一,留金水以自用。而且这样的话,湖水明来不暗去,我就有锁它的理由了。”

“什么意思?”刘川等人十分迷惑不解。

“你们觉得我说的锁,就是把气运锁在湖中就可以了吗?”方元淡笑道:“实际上在我的设想之中,截流成湖只是第一步,最基础的步骤而已。”

“什么?”其他人又是一愣。相比之下,也有两个人比较淡定,其中一人是包龙图,另外一人就是古月居士了。

此时,古月居士捋须笑道:“大家不要惊讶,如果你们熟悉方师傅的行事风格,那么就知道这事一点也不为奇。反正在我的印象之中,方师傅不出手则矣,一出手就是石破天惊的大格局大手笔。小打小闹,从来不是他的风格。”

“居士,你这是在夸我,还是在损我呀。”方元笑了起来,轻轻摆手道:“石破天惊太夸张了,有捧杀的嫌疑。”

“夸张吗?”古月居士摇头道:“我说的可都是事实,没有半点水分。”

与此同时,刘川脸上掠过一抹惊嫉之意,因为他知道古月居士的话的确没有夸大其词。在他了解到的情况之中,方元在几个月以前横空出世,然后接二连三出手,每一则案例都可以称得上是经典之作,胸襟手笔很大,格局气度非凡。

这样的风格,对于那件事情来说,似乎有几分相得益彰啊!刘川脑中浮现这样的念头,也让他陡然一惊:“不对,胜负未定呢,怎么就有退让的心思……”(未完待续。。)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