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小说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游戏

大夏王侯 第五百三十六章 老而不死是为妖

来源: 分类:游戏 查看:3次 时间:2019年05月31日

大夏王侯 第五百三十六章 老而不死是为妖

回生、转魂丹成,先前僵持的局势顷刻间被打破,天府圣女迈步走向青衣弟子,欲取转魂丹。,

就在这一瞬,红衣闪过,快至极限的速度,在场之人还没来得及反应,回生,转魂两枚神丹便从众人眼前消失不见。

“放肆”

天府圣女神色顿时冷下,身影闪过,一掌拍来。

宁辰踏步,身影退出十数丈,看了一眼手中的转魂丹,眸中露出一丝异色,这种丹药,他听说过,似乎对三魂有修复作用,说实话,他很需要。

不远处,乐橙衣饶有兴趣地看着变化的局势,这个人脑袋坏掉了?已经有一个大敌在前,竟然还敢树敌,七杀宫主和天府圣女联手,他就算有凤凰极速,恐怕也插翅难逃。

丹塔前,玄衣老者看到这一幕,一直平静的神色反而露出一抹莫名的笑容。

“小子,天府,破军,七杀,这三人你杀一人,不仅转魂丹回你,就连先前那把剑,也送你了”

“嗯?”

传音入耳,宁辰眸子一眯,看向塔前的老者,这老头子是想借刀杀人啊。

丹塔是北方巨头,而天府圣地屹立南方,几乎俯视整个天府星,丹塔感觉到威胁,也是正常。

丹塔要杀破军,原因更简单,天工泉水。

至于七杀,这样的绝代天骄对于任何势力都是不小的威胁,轻易不能招惹,不过,若是有代劳,恐怕很多人做梦都会笑醒。

老而不死是为妖,丹塔这些看似云淡风轻的老家伙没有一个省油的灯。

思及至此,宁辰一边戒备眼前三人,一边传音回去,空口胡诌道,“前辈,我现在没有剑,一个也杀不了,不如你先把剑送我,我尽量杀一送一”

说完,宁辰看向天府圣女,传音道,“圣女,丹塔前面那个老家伙想杀你,丹药也是他让我夺的,否则,现在的局势,我怎敢再招惹圣地”

天府圣女闻言,美丽的眸子微微眯起,没有尽信,却也没有不信。

丹塔和天府圣地之间远不如看上去那般和谐,丹塔三塔主想要借刀杀人,并不奇怪,只是,这个年轻人并不是那种容易被利用之辈,这其中,难免会有什么猫腻。

“从这东行二百里,吾会安排一个人为你送剑,剑质一般,不过,暂时够用了,事成之后,吾会依照承诺,将那把塔中那口剑送你”丹塔前,玄衣老者传音道。

“前辈,你真是好人,晚辈祝你一生平安,长命百岁”

说完,宁辰脚下一跺,转身就跑,速度之快,让在场所有人都瞠目结舌。

“圣女,此地东边二百里外,丹塔会人在那里送剑,我方才的话是真是假,圣女跟上一看便知”

传音未落,人已无影,天府圣女神色微冷,踏步凛身,迅速追了上去。

虚空上,沉浮的七杀神识分身亦化为流光跟上,转瞬后,消失不见。

三人离开,乐橙衣回首看了一眼塔前的一众丹塔巨头,淡淡笑了笑,旋即也跟了上去。

这些老家伙,真是够能活的。

看着离去一行人,玄衣老者回身走入塔内,数步之后,已至第三十二层。

“东巡,有一位红衣年轻人朝你那里去了,给他一把剑”玄衣老者对着虚空淡淡说道。

“恩”

虚空中,一道苍老的声音传出,应了一句,便再没有说什么。

落霞山东边,连绵的山脉脚下,红光掠过,止步。

就在这一刻,虚空卷动,一口红色的剑凭空落下,插在大地之上。

宁辰上前一步,握剑,不再逃跑。

下一刻,三道身影前后而至,看着前方年轻人,神色各异。

最晚到达的乐橙衣,依然乐的看热闹,若有机会顺便收回自己的轮回境,至于出手帮忙?她没有这分兴致。

其余两人,心境便没有这么平和,眸中光华不断闪过,各有所思。

“圣女,联手杀了他,吾为幼弟报仇,你亦可夺回自己的丹药”虚空上,七杀宫主冷声道。

宁辰拿出转魂丹,淡淡道,“这东西,一捏就碎,十分的不结实,打斗中难免磕磕碰碰,若是缺失,圣女莫怪”

天府圣女静静地看了片刻,旋即转身走到一旁,平静道,“七杀,你们的恩怨,我没兴趣去管,不过,提醒你一句,若转魂丹有失,你将面临圣地最无情的怒火”

“哼,七杀何惧”

虚空中,五彩虚影冷笑一声,不再期待他人联手,脚下一踏,一身霞光蒸腾,翻掌怒开黄泉路。

宁辰挥剑挡招,不退不让,直面接掌。

轰然一声剧震,山石崩落,不断从山上滚下。

“圣女,不上去帮忙吗?”乐橙衣看热闹不嫌事大,开口道。

“代价太大,得不偿失”天府圣女淡淡道。

“你是说转魂丹吗?若是碎了再找丹塔炼便是了”乐橙衣道。

天府圣女闻言,目光看向前者,神色淡漠道,“破军宫主,你若是这么想杀了那个人,自己上去帮忙便是”

“呵”

乐橙衣淡淡一笑,道,“杀人的事,我不太喜欢,我来,只是想拿回我的轮回境,这点小事,实在不值得打上一架”

“既然都不愿出手,那便静等此战结果吧”

天府圣女道了一句,目光看向前方,不再多言。

乐橙衣也没有再多说什么,看着前面交战的两人,嘴角微微弯起。

凤凰不是那么好杀,尤其此人还是一个不择手段之辈,若没有必要,能不惹,则不惹,天府圣女不是庸人,应该看的比谁都清楚,至于转魂丹,凤凰只要脑袋不出问题,肯定不会损其分毫。

如今,就看七杀是不是真的有这个本事,将凤凰除掉,为贪狼报仇。

山前,知命,七杀启战,一者凌立剑上顶峰,一者傲世年轻一代,掌剑交并,一道道余波不断扩散,摧山裂地。

有剑在手的知命,实力明显不同于以往,一招一式,皆是顶峰绝逸,杀机刺骨。

昔日,知命还是剑上初学者,在天地尽头的混沌雾海前,看着荒城不败神话一直在等一口不知会不会存在的剑,十分不解地问道,“剑到极致,不是万物皆可为剑吗?”

那个时候,知命还以为自己的话很有深度,很有造诣,很有哲理,不曾想,话刚说出口,便被暮白像看白痴一样地看了一眼。

当时,暮白教训他的话,至今还历历在耳。

“谁教你的这些屁话,剑就是剑,没有任何东西能够替代”

从此,知命方才明白,没有剑的剑者,根本称不上剑者,剑者与剑,从来都是密不可分。

现在,知命也走到了剑上的巅峰,距离唯一,亦相距不远,对于暮白的话,有了更深的理解,方才知晓,自己当初的认识,是多么幼稚。

剑,是唯一,百兵唯一,更是剑者通向唯一不可缺少之器,不可取代。

“剑,归真”

剑式归真,繁华落尽,千百剑意凝化一剑,静寂的虚空,时间仿佛停止。

“言出法随”

战局外,乐橙衣、天府圣女神色都是一凝,剑中法随,闻所未闻。

一剑现,千秋百代尽化虚无,无与伦比的一剑,划开虚空,划开岁月,百里天地,无声消弭。

短暂的静寂,旋即是天塌地陷般的恐怖震动,山峦崩塌,乱石如雨。

两人回神之际,红衣已过,后方,七彩虚影渐渐消散,七杀神识分身,败。

“可惜”

乐橙衣见状,神色间的遗憾毫不掩饰,看来,她想要回轮回境,又要等一些时间了。

极远处,巍峨雄伟的七杀宫中,神识分身消散的一刻,一双冰冷的眸子豁然睁开,杀机吞吐,越发惊人。

好一个剑上巅峰,此败,他记下了。

落霞山山脚前,宁辰拎着剑走向乐橙衣,平静的神色,看不出任何情绪。

“相杀吗?奉陪”

乐橙衣嘴角微弯,挥手唤出天斩,道。

“诶,姑娘多想,我只是想过来感谢一下先前相赠天工泉水之情”宁辰脸上露出笑容,道,这一刻,变脸比翻书都快。

“谢就不用了,把轮回境还我即可”乐橙衣微笑道。

“一面镜子而已,总是念念不忘,岂不是显得姑娘小气了”宁辰脸不红心不跳地推脱道。

“呵,希望你还能多活几日吧,这一次,七杀来的还只是一具神识分身,下一次,便是本尊亲自前来了”乐橙衣平静道。

“多谢姑娘关心,以后的事,谁又能知道呢”宁辰轻笑道。

“有理”

乐橙衣应了一句,转身朝着北方走去。

“你若能杀了七杀,那面镜子送你也无妨,不过,这个可能,几乎没有”

最后的话落尽,橙衣消失,只剩回音响彻耳旁。

“人都已走,现在是不是可以把转魂丹,还我了”一旁,一直没有说话的天府圣女开口,平静道。

“还,难啊”

话声未落,剑锋掠过,凌厉杀光,追魂索命。

天府圣女神色冷下,纤手撼剑光,惊问砰然巨响,掌剑交锋,石破天惊。

远方,丹塔之上,玄衣老者静观远方战斗,双眸闪过淡淡光华,他最喜欢贪心之人,如此一来,方能为丹塔所用。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