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小说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仙侠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 第八百七十二章

来源: 分类:仙侠 查看:2次 时间:2019年06月20日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 第八百七十二章

黑金七少感到很憋屈,他的蛤蟆箭还没使用就被腐女天主抢走了,而且家传锦袋一柄被人家夺走了。他再一回头,同伴月光基风连他的应龙弓也捡走了,还说是借用。“雾草,这哪里是借用,分明是有借无还,我还能指望从他手里抢回应龙弓?”弃少的脸愈发绿了。

当是时,金光剑少要杀白衣剑客,而月光基风不许。

“他被我相中了,金光剑少,你还是放弃吧,难道你真的想和我撕比?”月光基风傲慢道,他很自信,虽然还算重视金光剑少,可也认为杀他绰绰有余。“死亡如风,常伴吾身,我代表月亮消灭任何反抗我的人,哪怕是你,金光一族的剑少。”月光基风冷笑不已。刷刷刷,月华迸飙,扫向金光剑少。

当!

金光剑少一掌击出,拍在一尊绿色的小鼎之上,登时,鼎音若沸,而碧光扬舞,绞住一道道月华,将其撕碎。“你还代表月亮呢,我照样绿你,在地下世界,不,是在原谅界,还没有本少绿不了的汉子。”金光剑少亦是狂人,怎会允许月光基风蹬鼻子上脸,你这不是找死吗,大家都是地下世界的俊彦,谁拍谁啊,撕比就是了。

嗡!

绿王残鼎之中,又是一片冰冷的光焰涌出,覆盖数百亩方圆,像是碧水,浩荡而出,打向月光基风。

宣战,金光剑少已经向月光基风宣战了。

白衣剑客一脸莫名其妙,“我是谁,我在哪里,我在做什么。”他是无缘无故被卷入其中的,在黑金七少、月光基风、金光剑少等人未出现时,他高高在上,如今倒成了小人物,还没腐女天主盯上了,局部地区之花能不能守住还是一说。

“白衣。”忽然间,铜壶里的灰衣剑客开口了,传音于白衣剑客,“臣服于我,我会赐予你自由。”灰衣地下人冷笑道。

尼玛币。

白衣剑客当时就怒了,别人欺负他,他也就忍了,毕竟实力不如人家。可灰衣剑客那小子吃错药了吗,也敢命令他,还臣服于他,说笑吗。在此之前,白衣剑客的实力明显高于灰衣地下人,让他拜在灰衣地下人的脚下,还不如杀了他。

咚!咚!咚咚咚!

倏然间,铜壶响了起来,而且声音是从壶里传递出去的,赫然是灰衣地下人制造出来的。

音浪遽然而至,而且还有数千道月光、日光一齐斩至,劈向白衣剑客。“天威,竟然有天威!”白衣剑客骇然道,“你,你怎么修成了天主。”他震惊道。

铜壶之中,灰衣地下人居然成了天主,也难怪他敢呵斥白衣剑客。

然而这一切都让白衣剑客无法接受,之前,他们都是小天主修为,如今,灰衣地下人已经是天主了。

小天主与天主不是一个层次上的人物。

同样震惊的还有腐女天主,她是很看好灰衣地下人,可也没想到对方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修成天主,并且还妄图占据她的铜壶。

“滑稽啊。”桐人妹冷笑道,“你大约不知道我的手段,更不知道铜壶代表什么。”她不住冷笑。

原谅界,女人的地位很低的,而桐人妹又是腐女,所以地位更低,可她却能修成天主,凭恃的正是铜壶。

所以铜壶对她的意义不言而喻,早已被她炼成本命之器。

灰衣剑客想夺铜壶,赫然是要桐人妹的命,哪有那么容易。当是时,腐女天主催动密咒,铜壶不再响动,而壶里,一道道天威降下,如飞瀑悬下,让人不敢抵抗,哪怕是灰衣剑客也不行。

再加上灰衣剑客是新晋的天主,业位尚未巩固,又在别人的铜壶之中,所以更不是桐人妹的对手了。“我的野心太早显现给他们看了吗。”灰衣地下人暗道。他的血脉之力不容小觑,族人之中曾经出现过最接近大天主的人物,而他本人又很有野心,且懂得韬光养晦,奈何年轻,一经修成天主,就要斩杀月光基风、腐女天主等人。

“吾剑灰太狼。”蓦地,灰衣剑客道。

锵的一声,一柄灰色的长剑出鞘,即是灰太狼剑。

灰太狼剑向天空斩去,在瞬息之间斩出数万剑,哧哧哧,哧哧哧,切割天威,劈裂壶中的空间,对抗腐女天主的威压。

也因为是新晋的天主,所以灰衣剑客并没有天柱,他现在拥有的还是小天柱,封印在灰太狼剑里面。

而灰太狼剑是灰衣地下人的本命之器,所以在他晋升为天主的刹那,此剑也晋升了,而且诞生了器灵,剑灵是一只红色的狼,唤作红太狼,而且还是母狼。母狼能以人形现身。

“灰太狼,你个废物!”红太狼怒吼道,她业已出现,头戴王冠,身披高贵的长袍,而且手里拎着平底锅,显得无比庄严而且美丽上档次。

雾草,这就是吾剑的剑灵吗。灰衣剑客暗道,他也是第一次见到灰太狼剑的剑灵,难免有些激动。

一柄剑若是拥有了剑灵,它将会无比闪耀,屹立在众剑之上。

可红太狼太狂妄了,非但瞧不起灰太狼剑,更不理睬灰衣剑客这个主人,好像她才是女王,高高在上,谁也不如她。

“这剑灵太桀骜了。”灰衣剑客叹气道,“可我又不能杀了她,就让她再狂一会,等我离开铜壶,稳固了天主业位,自有法子收拾她。”

灰衣地下人不会允许剑灵在他之上。天主,什么是天主,简单来说就是天的主人。“你一个小小的剑灵,也敢反抗我,简直是蠢到家了。”灰衣剑客暗忖。

灰太狼剑一见到红太狼,一点脾气都没有啊。这更让灰衣剑客恼怒,喂喂,谁才是你的主人,你是不是爷们,敢不敢打红太狼。

可灰衣剑客的想法根本没传到灰太狼剑那边去。

此时,从天而降的天威已被灰太狼剑都给斩去了,“桐人妹,你妄图得到本座珍贵无比的局部地区之花,可惜,本座现在已经是天主了,与你平起平坐。”灰衣剑客道。

“与我平起平坐?”蓦地,腐女天主的声音响起,“你哪来的自信!”

别说是新晋的天主了,就是原谅界的资深天主,他们也不敢说与桐人妹平起平坐,生怕自己被写进她的之中,然后广为传颂,一世英名就毁了。

轰!

蓦地,铜壶之中,金银两种颜色的火焰迸冲而起,金焰是从地下窜出的,而银焰是从天上撒下的。登时,灰衣剑客已被火焰困在其中。

“在我的地盘中,你还敢嚣张。”桐人妹喝道。

“嚣张如何,不嚣张又如何。”

灰太狼剑的剑灵开口了,只见红太狼的长袍一抖

,呼喇喇,红色的龙卷风遽然而起,将方圆千丈内的火焰都给吹散了。

平底锅。

这时,红太狼又挥动平底锅,并且道了一声“起”。

呼!

平底锅冲天而起,像是飞碟似的,平底锅的直径也超过了万丈,它呼呼怒旋,像是黑洞,将金银两种颜色的火焰都给摄取到了锅中,并且炼化了,可平底锅并没被熔化掉,除了巨大,再无任何变化。

“这是什么锅?”

饶是腐女天主博闻广识,也分辨不出红太狼平底锅的来历,更别说是灰衣剑客了,他亦是第一次见红太狼还有她的锅。

“灰太狼,你这个废物,如何养我。”红太狼的王冠都气得快要掉下来了,“不能低头,否则王冠会掉。”红太狼骄傲道,“我是女王!灰太狼,破开铜壶,带我出去。”她又命令道。

锵!

灰太狼剑得到了剑灵的吩咐,剑气纵出千百丈,犹如彗星拖曳着长长的尾光,怒扫而出,当当当,劈在铜壶的内侧。

然而铜壶的内壁,无数玄奇而又神秘的符号亮了起来,一时间,铜壶之内绚光迸舞,光怪陆离,灰衣剑客与红太狼像是进入了幻境,分辨不出真实与虚妄。

“我的本命之器若是那么容易就被你们毁掉,我也不做那劳什子的天主了。”桐人妹不屑道,“你一个新晋的天主,而你不过是刚刚诞生的器灵,一群垃圾,也想与我作对。”

刷!刷!刷!

蓦然间,三枚剑丸飞了进来,赫然是天剑、地剑、人剑的剑丸。

“不好!”红太狼惊道,她是剑灵,灵识敏锐,如何不知天剑地剑人剑的可怕之处,当即呼唤灰太狼剑前来保护她。

刷!

灰太狼剑竟然舍弃了剑主,飞向红太狼。

而灰衣剑客目瞪口呆之际,暗咒红太狼不得好死,“岂有此理,她怎敢当着我的面抢走灰太狼,还有没有天理,本座可是天主,天的主人。”

委屈啊。

灰衣剑客觉得委屈,还有哪个天主像他这样憋屈。剑灵不听使唤,佩剑更是不听宣,像是尾巴,只跟着剑灵。

当!

蓦然间,灰衣剑客剑指一扬,一道灰蒙蒙的剑气飚射而出,击中灰太狼剑,登时,封印在剑身之中的小天柱飞了出来。

呼!呼!呼!

总共飞出三道小天柱,三道小天柱呈品字形,向灰衣剑客飞来。

当当当,当当当!天剑、地剑、人剑遽然撞来,全被三道小天柱给挡下了。奇怪的是,剑丸只追着灰衣剑客,却不理会红太狼与灰太狼。

剑丸被小天柱弹开之后,陡然化为长剑,即是真正的天剑、地剑、人剑。

铿锵!

人剑瞬息而至,再次斩向三道小天柱,而地剑向南边飞去,去追红太狼与灰太狼了,至于天剑,它悬在铜壶之中,散发着无尽的凶焰,震慑全场。

器灵,天剑在挑衅铜壶的器灵。

原来,桐人妹的本命之器也是有器灵的,可器灵不管铜壶里如何闹腾,偏偏不出来。天剑看不下去了,所以主动挑衅器灵。

当是时,尤尼、哈尼、娜尼面面相觑,他们也不再争执,因为毫无意义,他们是剑灵,可与天剑、地剑、人剑分开了。“怎么办,没了剑,我们这些剑灵有什么用。”娜尼问道。

尤尼身为天剑的剑灵,故作镇定道:“我们分别炼化了数道剑气,实力要比之前还强,怕什么,将三口剑抢回来就是了。”

“好好好。”哈尼笑道,“尤尼,你去抢吧,腐女天主就在那边。”

人剑的剑灵居然在鼓励天剑的剑灵。

可尤尼也不是傻子,对面的可是天主,腐女天主。尤尼没了天剑,给他再多的勇气也不敢动手。何况就算有天剑,他也不会主动攻击桐人妹。

桐人妹的实力有目共睹,天地人三剑的剑灵也无可奈何。可是他们还得维持剑阵的运转,否则地下世界的人也会追杀他们。

悲惨!

三位剑灵的处境相当悲惨,所以他们暂时放下了成见,否则大家都别玩了,同赴黄泉。

叮!叮!叮!

三声细响之后,哈尼、娜尼、尤尼的后颈都被人点住了,他们想动都做不到。登时,天地人三剑的剑灵害怕起来。

“不要害怕。”贱贱的声音响起。

贱王。

是贱王的真身来了,而且进入了剑阵。

既然桐人妹收走了天剑、地剑、人剑,那贱王也不甘心,“我就收服剑灵好了,这样才公平嘛。”

贱王的恶名在原谅界如雷贯耳,哈尼、娜尼、尤尼也震惊了,喂喂,我们怎么被这厮看上了,他虽然贱,可也是剑道奇才,以剑入道,并且修成了天主。

“哎呀,是贱王来了。”尤尼即道,“你想得到天剑吗。”天剑的剑灵又问道。

“不,不怎么想得到。来此之前,我还很想抢走天剑、地剑、人剑的。现在不想了,我想改变自己的取向,得到桐人妹!”贱王严肃道。

喔特惹发棵。

天剑、地剑、人剑的剑灵都惊呆了,因为贱王可是基老,基老中的基老,一个基老却口口声称要得到一个女人,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不要开玩笑了!

可这话是贱王说出来的,三剑的剑灵不敢有任何怀疑。谁也猜不到贱王真正的心思,或许他自己都不清楚,所以原谅界的人都不怎么喜欢他,甚至是见了就躲。

“哈哈哈哈。”贱王大笑,可惜,只有天剑、地剑、人剑的剑灵能听到他,他还在躲着桐人妹,不想这么早就和她见面,“我要送她一份见面礼,她无法拒绝也无法接受的大礼。”贱王又道。

三位剑灵听着,不敢反驳,因为他们现在受制于人,若是惹怒了贱王,天知道他会做什么。杀了剑灵也不是不可能。

“三位,你们既然被天剑、地剑、人剑抛弃了,说明你们修为不够,不配成为它们的器灵了。”贱王冷笑道。他的语气让哈尼、娜尼、尤尼不寒而栗。

“你,你想做什么!”哈尼道。

“不啊,不能杀我们。”娜尼惊道。

“杀了我们,对你没有任何好处,因为剑阵再不能维持下去了。”尤尼道。

“蠢货,你们难道忘了我喜欢做损人不利己的事情吗。”贱王得意道,“所以我现在杀了你们又何妨。”

两个月婴儿咳嗽怎么办
两个月大的宝宝咳嗽怎么办
两个月宝宝咳嗽怎么办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