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小说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仙侠

星月如果早知道我就不会走远小说

来源: 分类:仙侠 查看:0次 时间:2019年09月16日

一、约会

空气里充满了清新的气息,蓝天也被洗刷得分外清新,稀疏的几朵白云在蓝色的天空飘浮,这是这座城市少有的颜色。耀眼的阳光透过浅白色的纱窗,横越在梳妆台上。

此时,时钟已指向九点,床上横七竖八的躺着换下的一件件衣服,月美最终选定了她感觉最满意的一件--一件浅黄色的透着肉色的薄纱上衣。站在镜子前,她侧着身子左右地扭动、审视,对于自己的长相她很自信,她那双漂亮的眼睛就曾经迷倒过很多人,当然,在今天她想把她的美、优雅、娴静地展现给这个男人。她扫视了一下客厅,目光停留在墙上的结婚照上,她犹豫了一下,她知道此次约会将会发生什么,她咬着嘴唇,墙上的钟摆滴塔滴塔地在静寂的时空中摇摆着,像是一声声催促,她叹了口气,“别磨蹭了,就一次。”就在要关上房门时,铃突然响了,“老婆,我中午回来吃饭。”怎么偏偏在这节骨眼上打来?她像充足了气的皮球,突然被针锥了一下,顿时泄了气般地瘫了下来。

她心烦意乱地坐回沙发,心里剧烈地冲撞着,她将如何对这个男人解释?他会怎样看她?此时的空气变得有些沉闷,她是否给老公撒个谎,说约了几个闺密逛街?但老公会不会猜疑?

她的脑子不停地转动着,心被这突如其来的给折磨得要碎了,她简直沮丧到了极点。

十九岁,她就嫁给了老公,她与老公有着截然不同的性格,她文雅而不失傲慢,丈夫则是小肚鸡肠,脾气有些暴躁,十多年来,她的生活没有什么波澜,每天的生活就是照顾好两个女儿的起居饮食,把家收拾干净,虽然有些抑闷,但这是她想要的生活,总比在外抛头露面、倍受风吹雨淋要强得多。

平静的生活并不平静,老公每次回来,一身的香水味总搅得她心烦意乱,她虽假装不知,但时间长了,夫妻间的那档子事也越来越淡,像是应付差事地每月来一次,对于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来说对性的渴望是那么强烈,她渴望被爱抚,像个孩子般的被人溺爱。

她从没想到过要背叛,直到遇到这个男人,那些被埋藏在心底的欲望被肆无忌惮地挖掘起来,原本处变不惊的她,情绪会突然失控,也常常毫无厘头地发脾气。

二、陌生男

为给大女儿买辅导题参加高考,她几乎跑遍了这个城的每个角落,在一家书店柜台前,在准备付钱时,她发现钱包不见了,就在离她不远的玻璃门前,一个陌生与另一个男人在交谈,随后这个男人朝她走过来,她能感觉到他的脸上的邪气,“他要干什么?”她想喊但又喊不出声音来,她恐惧地一直往后退,直退到柜台前,陌生男抓住她的手将包递在她手中,转身消失在了玻璃门外,回家的地铁上,男人邪气的脸一直在她脑海里浮现,“他是什么人?”她一直在想。

就在走出地铁站时,她被人撞了一下,险些摔倒,她感觉有人扶了她一把,接着弯腰拾起她散落在地的书放在她的手中,“天啦,又是那张带着邪气的脸。”她飞快地瞥了一眼,努力使自己的举止得体。他略有些瘦削,给人感觉有些干练,她语无伦次地叫了出来“你……。”他的笑怪怪的,从口袋里摸出一张卡片给她,然后径直走出了地铁站。

这感觉让她停不下来不去想这个陌生男的样子。她每天都会冲动的打开抽屉,翻出那张卡片,一次次的拿起拔打,又一次次赶紧挂断,这个人在她的心里闹腾着,终于在一天,她怀着一颗突突跳动的心拔通了,“你拔打的正在通话中,请稍后在拔。”她正要放下电放,“喂、喂…。”听筒里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她兴奋的拿起。“喂,我是…那天…你帮我拿…拿回包的那个人。”她略显窘迫。“噢!想我了吗?”对方咭咭地笑。要是在平时,这样暧昧的话会让她很讨厌,但这句话从这个人的嘴里跳出来,这让她感觉有些亲切,又让她倍感兴奋。“我只是想打个谢谢你。”她有些慌乱,又顾作冷静。“谢谢?不会是要以身相许吧!”那头显得有些轻浮。这让她更是慌乱。

很快的,在她强烈的冲动下他们见了一面,他显得有些狂野又带些霸气,说话有些流里流气,像一匹难驯的野马,他身上的衣着随意得体,神态中却显得有些傲慢,也就是这样,让她感觉有些潇洒,她有理由相信,只要他的魅力一经展现出来,没有几个女人能招架得住。

她喜欢听他轻浮的话语,如果有一天没有这个人的声音,她的心就会变得空落落的。她了解自己,她需要爱,需要把内心里的那种情感释放出来,然后像烈火一样燃烧,尽管她知道自己将肉体给了这个男人,这个男人会永远地离她而去,但她却欲罢不能,她能体会每天看到他时的欣喜若狂,那种莫名的冲动催生了她心底的某些东西,她知道,无论这个男人提出什么要求,她都会答应。

三、难熬的时光

“妈,什么味道?”女儿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思绪,她跳起来,跑进厨房,鱼已然烧焦,她呆若木鸡地站在那里,今天怎么了,竟然忘记了火上的鱼,“你爸中午回来,我们煮饺子吃吧!”

餐桌上,她盘算着该怎么让老公去工厂,对于孩子和老公问她的问题,她心不在焉地附和着。吃过午饭,孩子上学,老公去工厂,她可以继续去赴这场约会。想到这些,她的眼里充满快乐,掩饰不住的激动起来。

午饭后,她的心七上八下的搅动着,“老公,你下午不是要去厂子里吗?”收拾停顿后她装得漫不经心又小心豫豫地问。

“有他们几个在厂里,我休息一天。”这让她大为失望,又让她心生焦急。“噢,老天,今天怎么了?所有的事都凑到了一起。”她拿着电视机摇控手柄不停的换着台,焦躁不安的心让她无法平静下来。

“老公,难得你回家好好吃顿饭,想吃什么我去买。”她忐忑地说,生怕老公看出什么端倪来。如果趁买菜的这个机会偷偷溜出去见他一面,神不知鬼不觉的倒也很好。

“别麻烦了,晚上随便炒几个小菜就是了。”老公说完走进了卧室。

她心烦意乱地在客厅里踱来踱去,在百无聊赖中消磨了整整一下午。

“我该给他发个信息,不然他会等着急的。”她躲进厕所换上一张卡,陌生男发来一个信息,就在前几分钟,“我会一直等你,一直。”她抱着愧疚发了个信息“对不起,他回来吃饭,不要等我了,改天再说,想你。”发完信息后她长长地抒了口气。

那天晚上,她躺在床上,想象在她的心里渐次铺开,她想到他牵着她的手,眼里满是柔情,他亲吻她时,她能听到他兴奋的声音,她的眼睛在黑夜里闪着光,盼着第二天快点到来,只是她不知道,理想和现实隔得那么远,那只不过是她一厢情愿构筑的梦。

四、情人

第二天一大早,像往常一样,把老公和孩子送出门后,来不及收拾家,她便匆匆地发了条信息,“昨天我没能来,对不起,爱你。”但毫无用处,那头没有回音,她又赶紧拔打,“对不起,你拔打的已关机。”她望着窗外,此时,天空阴沉沉的,被压缩的天空像一只巨大的手延伸进来,将她的心挤压着,望着躺在茶几上冷冰冰的,“我去给他一个惊喜,他一定会很开心。或许我还会装着很骄傲,毕竟我是他最爱的人,如果他还在生气,我可以牵就一下他。”她顾不上矜持,披上衣服就往外跑。

阳光正毅然猛烈地洒在街道上,让每个玻璃门窗更显光耀。街面上车水马龙,把街道塞得满满的。来到他工作的地方,她在那里转了几圈,在一个商店的拐角处停了下来,从那里可以看到大厦里进出的每一个人。一想到这个令她着迷的人,她的血液就开始沸腾起来,整张脸因此而变得红润,刚才还因自责而惶惑不安,现在,想到要给他制造一个惊喜就又兴奋起来。

她正等得着急,一个像跳着华尔滋般的人从大厦里走出来“噢,他出来了。”她的心紧张起来,她准备迎上去,从后面蒙住他的眼,然后让他猜她是谁。那个人随手招了辆出租车,她来不及细想,赶紧跳上另一辆出租车,紧紧地跟在后面。

就在街的对面,在一家店门口的台阶上站着一个披着长发的女人,他揽着她的腰走进一家餐馆,她的身体因激动而颠抖,她顿感一阵厌恶,一种屈辱,她想像的他会因她的失约而忧郁,站在那里,“这是她的同事吧!或者他们在谈公事。”她一直对自己提出问题,继而又否定这些问题。

一个星期,她精神恍惚,烦躁不安。每天送老公和女儿出门后,就失魂落魄地跑到这里,焦急地等待着他的出现,尽管在刺骨的寒风中,心却热切地期盼着。像往常一样,她跟着他,在陌生男公司的对面,他搂着一个年轻的女人走进一家咖啡店,这让她感到莫名的生气,她径直奔向咖啡馆,躲在一棵具有南国风情的棕榈树下,那里能看到咖啡厅的每个角落,她无心听那些晃动着的浪漫歌曲,她想知道他们在谈什么。

他一面对着那个女人耳语又一个劲地抚摸那个女人,不时从后腰 女人的裤子里,她的心忽的一下被收紧。“牛虻,人渣……。”她浑身颤抖着,脚不听使呼地走了过去,“我要让他难堪。”心里突然有个声音跳出来,“这不是自讨没趣吗?何必在这丢人现眼的摆出一副可怜相?”理智最终战胜了冲动,她推开玻璃门走了出去,从反光的玻璃上看去,她看到了他投来的目光,但又回过头去与那个女人亲昵,这让她的心里更加愤怒,在昨天,她已经准备把自己的身体交给了这个男人,而此时,他竟然如此无视,连续几天,她发疯似的在这个男人的周围窜悠着,尽管每天她都会看到陌生男带着不同的女人出现,她的心却狂妄地燃烧着,又失望着,她白天跟着这个男人,晚上她则写下对这个男人的思念--“透明的思念把我缠绕,寻找你留下的记号。”--“一种约束,一份承诺,一种绵延不尽,一份心之戒律。”她希望这个男人会理解她,有时候,她非常困惑,她爱他,要他,却不懂他。她知道,如果这个男人把这一切用一个谎言来解释,她也会原谅他。这场 更多的是诱惑,被点燃了的 在她的身体里一刻也停不下来。

不管怎么说,他已经征服了她。尽管她有多么的不甘,离开,是她唯一的选择。

五、再次动情

一年后,她似乎又回得到以前的平静中。此时,她穿着一件蝉翼纱裙,在胸上配戴一块绿玉,眸子已恢复到原来那种处变不惊的状态,像一波碧水里泛着平静的光泽。

“喜欢这儿吗?”小丽轻声地问。坐在优雅的咖啡厅里,这里能看到窗外的一切景致,行人以及车流,缓缓的音乐让她感觉舒适。

“嗯,环境不错。”她嘟着嘴笑。

“这是月美,我最好的闺蜜。他是张耀。唉,月美,张耀什么乱七八糟的都懂,平常喜欢写些稿子,是个作家。”小丽开心地对坐在对面的男人向她介绍。

他站起身手来与她轻轻地握了一下,“你好,很高兴认识你。”

“噢,你…好!”她结结巴巴地,连吐出的最后一个字也细如蚊蚋,与其说是讲出来的,倒不如说是哽在了喉咙里。她垂下眼帘,轻轻地抿了一口咖啡,然后手却不知如何安放。

“我觉得你别整天老呆在家里,那样人会变傻的,要出来晒晒太阳,这样人会年轻些。”小丽有些冒失地对她说。

她白了小丽一眼,本想回敬一句,但感觉在这种场合似乎显得有些放肆,有失文雅。她知道她此时显得有些羞涩,至于为什么会这样,她自己也不知道。

月美尽量不朝这两个人看,但张耀的表情冷冷的,似乎一点也没注意她,甚至连头也不抬一下。

“啰,这是他写给我的文章,挺美的。”小丽把放在她的面前。她随意的扫了一下。“噢,会写东西的人很可爱,只是不知大作家哪天也给我写一篇。”她劈头盖脑地来了一句,她也不知自己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她朝他看过去,年龄大概在三十多岁,一脸不动生色的傲慢,一双小眼很具杀伤力,里面隐藏着一种无法言喻的骄傲,面对两个漂亮且成熟的女性,他并没有朝她们看过来,只是一味的看着电脑,有时抬进头来,也只是朝着窗外,似乎在思考。

“他的心理学很棒,能轻而易举地看穿人的心理,张耀,你帮看看她有什么心事?”她看着他,两只眼睛连眨都不会眨一下,像言情小说里姑娘发春梦的那般眼神,给人脉脉含情的感觉。

张耀停止了敲击健盘,他的眼睛紧紧盯着他,眼光像尖刀般的尖锐,几乎像要把她看穿看透。

“最近过得不好,有些忧郁,可能因情所困吧!”张耀还是那样的冷傲。

“是吗?那说说看,怎样因情所困了?”因为找不到更恰当的词,她那双大大的黑眼睛里流露出羞怯而几乎惊惶的神情。

“噢,我只是猜测,不过,你在和我说话时你的眼睛向你的左上方看了一下,说明你在撒谎,这就是潜意识地想逃避。”张耀嗓音柔和,慢吞吞的,像蛇要吞掉猎物那样危险可怕。

她的心突突地跳动起来,她的手心里开始渗出黏乎乎的冷汗,对这些能看人心理的人她简直是厌恨极了,为什么要看得这么穿,这有什么意义?让人连点私密空间都没有,她想赶紧离开,离开这个让她感觉不安的地方。

“我根本就不信这些子虚乌有的东西,哄小孩子还行。“她表现得很淡定。

共 16968 字 4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本文的主人公月美,本有一个幸福的家庭,有着优渥的物质生活。可是老公也许太过于打拼事业了,因此冷落了月美,月美生得花容月貌,三十多岁,正是 怒放的年纪。她需要关怀,需要爱,可是忙于事业的老公却不能满足她,于是她常常空虚寂寞。在一次给大女儿买复习资料的时候,因为丢失了钱包而认识了张耀,张耀是一个作家,感情泛滥,而月美却不可自拔地爱上了他,经过她的精心策划,终于俘获了张耀的心,可当张耀开始对她体贴入微时,她又对他失去了兴趣。后来在小区里遇见了才华横溢的农民画家,又爱上了画家,用尽妩媚手段让画家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在感情的游戏里,天生丽质的月美可谓如鱼得水,只要她愿意,没有哪个男人不对她动心。扭曲变态的虚荣心让她依然不满足,还想追求更多的刺激,后来又在上认识了人面兽心的骗子白领李新,所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月美善于俘获男人,而李新善于俘获女人,把月美迷得神魂颠倒,为了他,把全家的积蓄都借给她,可是她的一片痴情换来的却是李新的利用和欺骗,被李新玩弄过后,人财两空,没有利用价值了,就将她拐卖,可惜了一个气质高雅的月美,此后只能生活在暗无天日的恐惧和阴影里。本篇小说环境描写细致,人物内心活动描写细腻饱满,故事情节跌宕起伏,尤其是故事结尾耐人寻味。月美水性杨花,只能自食苦果。故事告诫世人,要珍惜平淡的幸福生活,拒绝浮躁危险的诱惑。一篇精彩耐读的小说,。【:彩蝶飞舞】

1楼文友: 2 : 6:04 感谢老师赐稿星月,很精彩的一篇小说,喜欢。 愿做一株野草,简单,自然,宁静,美好。

2楼文友: 2 : 8:48 这个标题也好,如果早知道,我就不会走远,人生只有后果,没有如果。如果小美能够恪守妇道,安分守己,那也不会有后面的悲剧。 愿做一株野草,简单,自然,宁静,美好。

楼文友: 2 :40:1 让我们珍惜平淡的婚姻生活吧,平平淡淡才是真。希望老师继续支持星月,期待你的更多精彩。 愿做一株野草,简单,自然,宁静,美好。

IMA和IMACEC什么关系

MACC管理会计

管理会计含金量最高的证

鲁南欣康的价格
小孩咽喉痛的治疗方法
悦而维生素D3滴剂价格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