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小说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女生网

七塔之上第一百三十九章追寻线索

来源: 分类:女生网 查看:0次 时间:2020年02月20日

七塔之上 第一百三十九章 追寻线索

陈汉生和卡兰达从一户村民家出来,陈汉生道:“基本都能对上了。年前在这里建了屋子,过了新年把货运了过来。然后昨晚得到我的消息以后,就匆匆撤走了。”

“没想到这些人居然这么谨慎,连夜就跑了。”

“不跑等着给我逮个正着吗?”陈汉生冷哼一声,“就这还叫谨慎?哼,真的谨慎就不会在苏埃罗这样的地方出货了。这帮兔崽子,就是目光浅,所以才会干出这种事来。”

“你猜到是谁了?”

陈汉生琢磨了一下道:“那倒没有,这世上的事情难说得很,有时候咋咋呼呼的未必真的不靠谱,闷声不响的未必不偷着做坏事。我们还是要继续调查才能够下结论。”

“要不我们去找找那个科恩吧?既然你怀疑他们用的是奴隶,自然应该从奴隶商人下手。”卡兰达建议道。

“机灵,不愧是我陈汉生的女人。”

————————————

自打萧晨把科恩扶上位,成为奴隶市场的一名奴隶商人以后,他一直是学校劳动力的主要提供者。

陈汉生商队往来时,并没有少和他打交道。基本上每次商队离开都会带走一批科恩准备好的奴隶。

即便学校需要大量奴隶,也不愿意给自己按上一个奴隶商人的帽子。所以像科恩这样的代理人还是十分必要的。

科恩的营地是买下旧房然后改建的,他关押奴隶的房子和其他奴隶商人相比简直有天地之别。

奴隶们住在一个口字型的筒子楼里,中间围着一个操场。风格河湾新区的房子很类似,奴隶们被八个人一组,安排住在一个个宿舍里。有特长的奴隶往往还能分配到更加舒适的四人间。营区里有卫生所,学校,食堂,作坊,甚至活动室和图书馆。虽然奴隶们没有自由,不能外出,但是这样的环境,食物和教育,与苏埃罗其他的奴隶营地比起来,说是天堂也不为过。

奴隶到了这里首先会经过卫生清理,然后就要学会适应集体生活,学习各种行为规则。还要学习说中文和识汉字。

大部分奴隶的学习进度都很不错。远好于学校直接雇佣的居民。因为在奴隶营地里,达不到教学标准是要被淘汰发卖去其他营地的。

大部分奴隶来到这里的时候,大都几经辗转,经过好几道倒手,待过不止一个奴隶营地。他们大都很清楚被送去其他营地意味着什么。

他们来到这里的第一感觉往往都是难以置信,随后就是要拼尽全力留下来。在这里学习,工作,生活,甚至比大部分人成为奴隶之前的日子还要好。所以这些人很珍惜这里的生活。

因此现在学校都让奴隶们在营地里接受初步的教育,能够用中文进行交流才送去黑山。在这里的教育效果和学习成本比在学校安置营地强多了。

陈汉生每次走在这里,都感觉不到自己走在奴隶营地,而是走在一所寄宿学校中。不过事实也是如此,这里管理的方式其实是学校那边的加强版,和一般人管理奴隶的规矩相去甚远。

今天他要去拜访的第一个人并不是科恩,而是在这里的中文课程负责人,外事组的丁伦全。这个高大男生自从这个营地建立,已经在这儿工作了两个月了。

“陈大叔。按照我的观察,这边营地一切都很正常。并没有奴隶消失或者异常流动。”丁伦全听了陈汉生的问题认真地回答道。

“那么淘汰去其他营地的人呢?数量也不多?”

丁伦全笑了,“这里的人可比我做家教教过的小孩子努力多了。他们可是拼了老命在学习的。认真上课不算,晚上还自己结成学习小组。有事没事还磨着我给他们开小灶。要是在我们那个世界,从小都这么学习,我看他们有一半能考上我们学校。被赶走的人,我到现在只遇到三个。一个是结怨伤人,一个是想欺负女人,还有一个是脑子有问题,疯了。不可能存在你说的那种大批奴隶流失的情况。”

陈汉生拍怕他肩道:“你也是不容易。”

“你别说,陈大叔。我在这儿感觉很好。怎么说呢,帮助那么多人学会知识,明白世界上还有东西他们可以追求,真的很有成就感。说句文青点的话,我为他们的世界打开了一扇窗户,让阳光照进了他们的心里。这种感觉在别的地方很难体会到。你不知道,他们当中有很多人其实很聪明,也有人很漂亮。如果在我们那里,可能就是学霸,校花之类的角色。但是再这里,原本社会没给他们机会。但是现在我能给他们这样的机会。”

“感情很真挚啊。”陈汉生锤了他一拳道:“但要我说,看校花是主要的吧?”

两个男人哈哈笑了起来。

“那行,好好在这儿栽培你的花儿吧。我来你这里问一声,再去找科恩就有底了。”

————————————

与原先奥克斯家奢华的风格相比,科恩自己所住的房子算得上朴素,不过是一栋两层的小房子。陈汉生和卡兰达在只有一套沙发和一个茶几的客厅里见到了科恩。

这个房间里唯一的装饰是一个插满了小白花的花瓶。科恩这个消瘦的中年人在白花的衬托下,竟给人几分悲悯肃穆的感觉。

“陈大人。我很清楚自己的位置。是萧大人把我推到了这里。如果没有黑山的支持,我在这个奴隶营地里是一刻都混不下去的。虽然对外我是一个奴隶商人,但是我现在不敢以对待奴隶的态度,来对待来到营地的任何一个人。我知道各位大人对于奴隶制度本身的厌恶,我只能小小心心地做好自己的工作,照顾好每个人,在他们踏上新的旅程之前给他们做好准备。按照丁伦全的话来说,我就是一个运转站长。您说我怎么敢去做偷卖奴隶的事情呢?”

科恩看上去很坦然,他继续说道:“您不觉得如果有真的需要奴隶,从我这里搞是自找麻烦吗?如果谁要偷偷购买奴隶,这里任何一家其他营地都比我更合适,不是吗?”

陈汉生点点头道:“的确如此。不过,对于其他奴隶商人,我能了解的手段就很少了。”

“如果陈大人信得过我。就让我替你探听消息吧。虽然……在这里我不算合群,但是还是有一些自己的渠道的。”

“好,那我就等你的消息了。”

勃起功能障碍怎么产生的
东莞牛皮癣治疗费用
西宁去看癫痫病得多少钱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