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小说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历史

黑巫师朱鹏 第四十七章:生身末世,谁不可怜?

来源: 分类:历史 查看:1次 时间:2019年05月31日

黑巫师朱鹏 第四十七章:生身末世,谁不可怜?

日暮黄昏,随着黑暗主宰大地,外面成群的丧尸越发活跃起来。

它们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更强壮,更敏捷,更凶暴……血鹰的死亡反扑,效果好得惊人。

穿着用于角色扮演的单薄护士服,敦宁宁此时此刻跪在男人面前哭得梨花带雨,当真是娇艳美丽楚楚动人。因此,当朱鹏毫不犹豫拒绝她的时候,也越发显得冷漠残酷铁石心肠,敦宁宁如同完全崩溃一般瘫在那里放声大哭,反倒是那个徐雅拉了一下身旁神情怜悯的黄樱。

“主人,奴婢去煮些好吃的庆祝您在李惊蜇那个恶魔手里拯救了我们。”一边说着,女孩一边弯腰施礼,朱鹏只要转动一下视线,就能看到徐雅胸前饱经开发的丰腴莹白。

“大家散了各做各的,吃饭的时候叫我一声。想来,我比那个深渊信奉者更好相处一些,至少……我不会无缘无故杀几个人取悦深渊泛意识。”站立起来随意选了一间卧室走了进去。这处大屋房间颇多,很多地方都是被刻意打通的,为的是万一有丧尸冲进来,已方也好有回旋的余地。

“唉,宁宁真可怜,她刚刚都哭成泪人了。也是呢,本来好好的天之娇女,就算是末日了,她家也算是能吃饱饭的上等人家,被主……被李惊蜇掠到这来,稍有反抗就饿三天,一开始的时候她性子多烈啊。”

厨房内,三名女孩中最为丰满的黄樱切菜洗米,这些是李惊蜇平日都舍不得吃的菜肉储备,现在他永远都不需要了。

“生身在这末日世界,世上有谁不可怜?有时候我很羡慕我父母,末日前的一年就被汽车撞死了,死得痛快,留我一个人在这世上遭罪……惊蜇现在也死了,这世上真的只剩下我一个人了。”调着汤,搅拌着勺子,徐雅把一些用白纸包好的粉末投入到了西红柿牛肉汤里,随着汤水渐沸,浓烈的肉汤香气弥散开来。

“还能活着吃上这么一口饭……真好。”闻嗅着西红柿牛肉汤的浓烈鲜香,徐雅的小脸上闪过了一抹妖艳的晕红。

“是啊,生身在这末日世界,有谁不可怜。跟着李惊蜇跑出来,至少吃了好多天饱饭,不像在金陵城里,成天被那些臭男人轮着欺负,一天到晚也就换口白面馒头,还tm要拿回家给我那个弟弟吃。”有些恨意,有些哀伤,黄樱的眼前又出现了自己弟弟那圆圆的小脸,他奶声奶气的管自己叫姐姐。他是最喜欢姐姐,最依恋姐姐的,然而在父母相继饿死后,黄樱抛弃了她的弟弟,她母亲临死之前也放不下的黄家独苗。

私人房间内,朱鹏拉开了窗帘观察着楼下到处奔跑丧尸的狂化反应,一般来说丧尸为了节省能量,平常行动都是迟钝并且缓慢的,只有在新鲜血肉的刺激下,它们才会狂暴下爆发高出平常数倍的移动速度。

现在由于血鹰的魔力催化,废墟之城的范围内的丧尸全部狂暴了,尤其它们在夜色下如同没头苍蝇一般四处乱跑乱撞,反正丧尸足够多,这样另类的全城地毯式搜索,真的让许多竭力隐藏的职业者被撞破了形藏。

除非掌握什么特别的能力,比如朱鹏凭借标枪与套索施展的“丛林跃”,不然低阶位职业者是无法在满城丧尸的环境中不断杀戮战斗下去的……职业者会累,会疲惫,在激烈的战斗之后他们需要饮食与休息。

废墟之城内有数百上千万头丧尸,整座城市几乎没有哪里是完全安全的,一旦陷身这样的丧尸海中,至少在第一界域厮混的低阶位职业者再强也不可能强行杀穿尸海。现在这种时候,能不能活下来已经不大看实力了,很多时候看的是命数与运气。

“不管是什么样的死灵法术,哪怕血鹰以献祭自身灵魂为代价,也不可能违逆能量守恒定律,这些丧尸接连一两天的持续狂暴却没有足够的血肉补充消耗,两天后它们一定会陷入衰弱之中,那个时候才是我脱身的机会。这两天就在这里整理一下学习笔记,制作一下噬神卡牌,两天之后离开这里。”重新拉上了窗帘,朱鹏转身走回屋内。

…………

夜间六时,燃烧着烛火的大屋餐厅,三个女孩此时都换下了情趣服饰,穿上李惊蜇遗留下来的牛仔裤T恤杉,相比之前的妖艳性感,此时她们展现出来的是另一种年轻少女的美感,恍若让人回到了21世纪那光明的纪元。

看着穿着不合身白色T恤、牛仔裤的敦宁宁,姚百乐甚至呆愣了片刻,直到身边的王雷撞了他一下。

“傻了啊,你第一天认识她吗?”

“不……不是,我怎么觉得敦宁宁穿上衣服比不穿衣服的时候还漂亮啊?”

“呵,你这句话要是被当年那群南大牲口知道,得被他们鄙视死,你会这么觉得是因为你看过她不穿衣服的样子。”

王雷调侃了姚百乐一句,然后便去厨房帮忙摆菜,新来的主子看着挺和善的,但具体还不知道是什么样的脾气,李惊蜇一开始的时候也很和善,王哥长王哥短的叫着自己,后来也是这小子,差点把自己给崩喽。

烛火通明满桌的菜肴,徐雅与黄樱似乎有点“最后晚餐”的意思,她们几乎把所有好吃的东西都从食物储备中拿出来了,让这大屋内的所有人,一时间回到了末日之前逢年过节的伙食水平。

“大家一起吃吧,虽然我们的相遇完全是一场意外,但我希望我对你们来说是漫长噩梦中的一个缓和,是恐怖片里的一段插播广告……很抱歉,但我自己也在这恐怖片的世界里,我们彼此能够提供给对方的帮助,都很有限。”举起一罐青岛啤酒,朱鹏发现除自己之外,其它人手里的都是白水,不过他也没再多说什么,稍稍抿了一下,不过是个意思。

有了朱鹏的示意,僵硬坐在餐桌四周的男女总算敢碰触自己的筷子了,看着满桌子的美食,无论男女都是满口生津,只是这一桌子肉,他们大多已经两三年没吃过了,由不得他们不馋。

猜你喜欢